绚烂的花朵 智慧的奇葩

 绚烂的花朵  智慧的奇葩


——《庄子:当我们无路可走的时候》解读


                             


庄子:并非只出现在“我们无路可走的时候”


鲍鹏山以“庄子:当我们无路可走的时候”为标题,初读的时候,首先给人以误解,以为读庄子,是要在人生走到了一种极端困难的境地,需要一种自我超脱的时候;以为庄子,就是一种处于困苦之中的人的精神安慰剂。其实,读完课文,我们会感到有一种隐隐的不对劲。庄子哪里是在一般意义上的无路可走的时候才如此“偏激”、“荒唐”、“鬼话连篇,奇怪迭出”!鲍鹏山又哪里是在把庄子当作一种人生不得意时的精神安慰剂来写的!


按照一般的理解,庄子的人生并没有到“无路可走”的境地,以他当时的声望,何愁没有路走,楚威王不是“愿以境内累矣”吗?不要说先秦诸子,即使是今天的志士,谁不会感到“机会来了”?这哪里是“走投无路”呢?但是,庄子硬是要“持竿不顾”,要做“曳尾于涂中”的乌龟。他把“做官”“有为”看作是生命之“累”,这种在一般人看来会得到“权力给人的充实感成就感”的事,被他看作是“生命不能承受之‘重’”。鲍鹏山认为他的这种“拒绝权势媒聘、坚决不合作”是“在一个文化屈从权势的传统中”的“一棵孤独的树,是一棵孤独的在深夜看守心灵月亮的树”。在那个时代,庄子看不惯诸侯们到了极致的残酷、人世间的种种罪恶与荒唐,那么说,他是在用一种独特的方式向黑暗的世界做着抗争,而不是“无路可走”时的消极对策。


按照我们今天的看法,难道与黑暗抗争就应该采取决不合作的态度吗?换一种思维方式,我们可以想到,与其不合作,倒不如接受某种“官职”,进而对社会施加影响,岂不是能更好地造福人类?倘若如此,那就不是庄子而是孔孟了。庄子的独特,就在于他不按照儒家的思维方式看待世界和人生。他主张“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主张“逍遥人生”,他从看不起鄙俗人格出发走到了一种极端,要把人们从心造的笼子里解放出来。在他看来,人生在世,生存尚且不易,还要背上人际关系、等级观念、繁文缛节等等重负,是何等的不堪!他向往的世界是人们弃知绝智,真诚相见,开颜谈笑,逍遥生存。他主张的是贵真全性的人本精神。后来有人在“走投无路”时,逃离世俗,遁入空门,其实是与庄子的人生哲学并不一致的,后来的道家尊奉老子、庄子为其始祖,其实也是从他们的思想中取其某种因子加以发挥所致。他们也是“有为”的,哪里真正做到了“无为”呢。庄子也有他的社会理想的,只是他选取了一种奇怪的方式表现。说庄子的书庄子的思想是“走投无路”时的产物,恐怕不甚恰当;庄子给我们的启示也决不是人到“走投无路”时去寻找的一种安慰。庄子是一部大书,是一种思想体系,很难用这么一句话来概括他的要义。鲍鹏山的题目也许是用一般人的误解故设误区,引人注意,而鲍文的解读也只是对庄子的某一只耳朵或某一个神经的解剖或发挥。


庄子并不是在一般意义上走投无路,而是用另一种思路在思考人生,思考社会,是用一种不同于一般的智慧看待人生、看待社会。庄子,作为一种哲学的化身,他并不是只出现在“无路可走”的时候,我们今天读庄子,是要理解他的智慧,理解他对人生的寄托,而不是站在纯功利的角度让他来作我们人生不得意时的一片桃花园。与其说庄子是我们在“走投无路”时的宽解药,到不如说庄子是我们在物欲横流、人性缺失面前昏了头时的清醒剂。


庄子:你的清洁精神何在


鲍鹏山满怀激情地赞赏庄子,说他在《秋水》中讲的故事“是由超凡绝俗的大智慧中生长出来的清洁的精神”,庄子的“不合作”是“又由这种清洁的精神滋养出拒绝诱惑的惊人内力”,他的这种精神是“一轮孤月之下一株孤独的树,这是一种不可企及的妩媚”。读到这里,我们不免思索,庄子的“精神”何在?“清洁”何在?鲍鹏山是从哪个角度来发这一通感慨的?难道不与权贵合作就是“清洁精神”?是不是有了“权势”就不值得与其合作?如果我们的社会更多的是这种决不合作,那又会出现一种什么局面?按照鲍鹏山的意思我们可以做些推测,庄子在不得已的情况下,采取决不合作的态度,是无可奈何的,是保持自尊人格的选择。庄子一方面对人类充满怜悯,最多情,最温柔宽仁,最敏感,因而最脆弱,最易受到伤害。另一方面,对污浊黑暗的世界,冷眼看穿,冷酷犀利。庄子在污浊的人世间保持着清洁的精神,他超凡绝俗,拒绝诱惑,把自由的价值看得至高无上,不屑与统治者同流合污。由此可以看出,作者对庄子的景仰之心,爱戴之情,是建立在庄子对待黑暗的态度上的,并且说他的这种思想是不得已的“以毒攻毒”,“破罐子破摔”。作者之所以说对此“我们怎能不悚然面对,肃然起敬,悠然生爱”。是从同情他那满把辛酸泪的角度说的。他的“辛酸泪”就是理想的不得实现,社会的混乱黑暗,人心难测,争强斗狠。在庄子看来这简直是不成样子,于是就以自己的坚决不合作来向世人证明。题目的“走投无路”也许是从这个角度来命制的。那么他的“精神”就在于一种哲学观点,一种傲岸的抗争,他的“清洁”就在于不向恶俗低头,坚持认定的主张,保持人格的独立。


庄子的不合作,也许是还有其他不得已的原因。他是为了保全可贵的生命,选择了“无为”。他有才德却并“不想有为”,尽管如此,他的才德也足以让有些人甚至是朋友们害怕。一次,他去梁国拜访老朋友惠施,惠施急了,害怕自己的宰相位置不稳,先下手为强,大肆搜捕庄子。庄子以自己独有的智慧嘲笑惠施:老鹰抓到一只腐烂的死老鼠,喜得不得了,看见凤凰飞过,赶紧捂起来。庄子说,难道凤凰也稀罕你这只臭老鼠吗!庄子在俗人争尸逐臭的丑态面前显出了清高,但也很难说是真的就是为了天下苍生。如果他真的很能治国,能为苍生谋福,一味清高、躲避,岂不是让苍生失望?这样理解也还是没有抓住庄子的真意。他之所以不去为官,按照他的说法是,人应该是自由的,任其自然的,而不应该有一批人去管理另一批人。他认为人生而平等,造物主并没有让谁光彩照人、名气压人,也没有让谁低三下四、可怜巴巴。他要以身来践自己的理想之志,因此才不为官,这也许是庄子的“精神”所在,“清洁”之处。


如果是在今天,我们面对物欲横流、尔虞我诈、作奸弄巧、欺上瞒下、惟利是图、丢尽人格的某些现象,真是应该高声赞颂庄子的“清洁精神”。如果不能以己之力量改变丑恶的社会现实,那到是不如采取“决不合作”的态度,用另一种形式抗争。但是我们切不可走极端,不分场合,不分清况,一味地崇尚庄子的精神,对谁、在什么时候、在任何背景下,都采取“决不合作”态度。社会要进步,人类要合作,是历史的大势。我们任何人都不应该凡是不合我的理想,就要“决不合作”。如果人人都这么想这么做,恐怕社会也会更加让庄子们“悲不欲生”了。


庄子:你到底给后人留下了什么


在夜阑人静的时刻,敞开蓬勃的生命的触觉,神游于广袤浩瀚的宇宙,徜徉在历史的星空中,我们看到庄子的灵魂在缓缓游动,当经过一番与庄子的对话后,我们得知鲍鹏山的这篇文章只是对庄子的一种解读,只是对其思想的一个重要侧面的演绎。其实,庄子是一部永远读不完的大书,他给后人留下的遗产是丰富无价的。我们解读庄子,在看到他追求潇洒人生,与达官贵人决不合作以外,还应该比较全面地了解庄子的哲学思想要点。在庄子的思想中,有自然一体的超然认识,有辨证等齐的思维方式,有贵真全性的人格追求,有宇宙是我故里、自然是我的家园的阔大胸怀,有内圣外王的虚静和灵慧,有修己和待人的真知…… 我们破译开他那奇幻想象和古语的艰奥,还原于人生世事的观照与思考,我们会得到一种智慧的熏陶,确实能使“我们的眼界为之一开,我们的俗情为之一扫”。一部庄子,并没有表现那种“无路可走”的无可奈何,也不是那种面对压抑的慷慨悲歌,他心静如水,在静水里翻滚着思想的波澜。正因为至静,所以才能深刻。这对于我们今天的人来说,无疑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解读庄子,如果只执其一端,并不能领会其精神精髓。他标榜“无己”、“无功”、“无名”,这本身就是一种追求,他在“无为”的旗帜下,要的是“大为”。他主张适意自然,但是也并没有停止对知识的追求,他讲究自修,讲究善于待人。他在《徐无鬼》一章中就说过这样的意思:个人的足迹所及毕竟有限,尽管有限,但还须借足迹周围广大的地面才能迈向远方;人类的知识可谓有限,虽然有限,但还须借助那未知的领域去认识无限的世界与真理。要探求真理,就不可偏执一隅,也不可漫无边际。对于庄子的解读,我们还是只有借助其“原本”这个未知的领域,借助我们已有认识的周围地面,去发掘,去领悟,才可以接近了解“庄子“你究竟给我们留下了什么”这个目标。


(发表于《中学语文园地》20047-8期)


 

发表评论